表哥替我開苞


憶往事,崢嶸歲月。在我十五歲那年,我在南京就讀於一所重點中學,當時,由於在畢業時我的一門主學科考試成績不及格,而且平時我對於學習也很不重視,所以我名落孫山,不得不使我決定放棄我想學的專業,報考了一所省內響名的體育學校,以前,我曾經有過一個想當風流明星的夢想,可是因為學業的改變,夢想也就這樣成了泡影,但憑我那優美健康的身姿及體育技能,我沒費多少精力便被錄取了。
時間一晃,三個學年轉眼就過去了,學院馬上又要放假了,這次我準備在放假後回我的故鄉,地處長江三角洲的南京市去渡假。自從上學後,我已很久沒有回柳林渡假了,對這個住了十多年的大都市,我還是存有一份懷念之心,尤其是讓我日夜牽掛、經常思念的,我那三年末見面的表哥 -- 張華。
當我決定好回南京的具體日程後,便寫了封信給我的表哥,同他約定一同回南京度假,並讓他來車站接我。
經過一天一夜的長途跋涉,當我步下火車時,一眼便見遠處,表哥張華已經呆在車站門口等我了,這時,表哥也看到了我,馬上就向我跑了過來,同時一邊朝我不停地揮手,一邊激動地喊道:「徐萍... 」
「表哥...」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,我們表兄妹緊緊地擁抱著,誰也說不出一句話來,這時的我,已長得亭亭玉立,一張小家碧玉的端麗面孔,皮膚雪白光潤,身裁婀娜多姿,尤其是我那一對靈動的大眼睛,眨呀眨的,顯現出無比的嬌媚,現在的我,已不再是三年前幼稚的模樣了,真是女大十八變。
「小萍,你長得更漂亮了。」表哥摟著我的細腰,當我們走過天橋,向車站的出口走去時,他忍不住地對我說。
「表哥!幾年不見,怎麼學會一見面就拍人馬屁啦?」我調皮的問著表哥,這些年過去了,我的調皮的性格,還是一點沒改,一張嘴就專會諷刺人。
「哈哈!你這一張嘴真利害,等下我告訴舅媽,叫她把你這張嘴給縫起來,叫你不會再嚼舌頭根。」表哥笑著對我說。
「別抬出你的寶貝舅媽,我才不怕我媽呢,見了面,她愛還愛不過來呢,怎麼會給我利害呢?」
「好啦!好啦!就你利害,怕你啦行不行?小萍!你快點說,是要走路回去呢,還是我們叫輛計程車?」當我倆走出了車站時,表哥側著頭向我問道。
「這,我倒是沒意見,客隨主便嘛!女孩子總是要聽任你們這些大男子漢做主的,你說是嗎!」我無所謂地對表哥說,此時此刻我的眼睛只顧望著車站前的中山北路來來往往的行人,絡驛不絕的汽車,我只覺得柳林比三年前更熱鬧了。
「還是叫輛計程車吧,等會回家後,你又要告訴你媽,說我待慢了我們的貴賓呢,到時我可說不清了!」表哥自顧自的說著,也不再徵求我的同意了,隨手招了一輛計程車,直馳我南京東路的寓所。
我的家鄉南京市,是一個風景優美的海濱城市,地處長江三角洲,每當春秋季節,長江上沙洲點點,波光洵洵,偶有白鷺飛過,激起陣陣水花,風景特別別緻,令人目不暇接,置身於此,彷彿連時光都會靜止倒流。更別說是江面上眾舟競帆,天空中飄著白雲,青山綠水相連的人間美景,真是名不虛傳的好地方。
姑娘十八一朵花,十八歲的我正是姿色迷人,分外漂亮的歲月,就拿我的身材來說,現在是那麼成熟誘人,不是我誇口,就連一些電影明星,也不能和我相比較,總之,我是有過之而無不及。你看我:一米七五的個頭,一頭黑亮的披肩長髮,姣好的鴨蛋臉形,兩道細細的柳葉眉下,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充滿著無限深邃的神秘;雪白柔嫩的肌膚,光潔雪白的項頸,襯托著胸前那一對小巧而豐滿的乳房,乳峰高高地向上翹起,彷彿隨時都會跳出來似的,走起路來,上下微微抖動,誘人的鼻樑配著菱角分明的櫻桃小嘴,以及渾圓修長的大腿,全身都顯示出了少女特有的誘人媚力。
我的性格也很活潑,有些小伙子就愛接近和戲弄我,每次我總是紅著臉故意不理他們,他們還經常在背後議論我,稱我是冷面美女,其實我們少女在一起,談論的話題也是和眾多小伙子們一樣的,都想早點和異性接觸,什麼親吻哪,擁抱呀,總之,我們每個女孩子,也都想親身體會一下男女在一起的滋味。
整個假期,表哥張華和我朝夕相處,從兄妹感情逐漸發展成熱戀中的情侶。感情的加深,使我們更加難捨難分。
我的表哥張華也是從福州學院回來渡假的,今年剛滿二十二歲。他的臉上總是帶著微笑,瀟灑的高個,唇邊黑色的鬍子顯示出男性成熟的象徵,而他那充滿智慧的頭腦,給人一種機靈的印象。說實在的,表哥的象貌,並不是那麼能吸引人,而真正讓我注重的是,表哥少華他那男性的魅力。尤其是,透過少華那緊繃繃的牛仔褲,依稀能隱約看出他雄壯的陰莖,這更令我想往。
每次和表哥張華接觸,我都感到全身騷熱,陰部發癢,彷彿有什麼東西馬上就要從濕潤的陰道裡湧出來似的。在我同張華多次接觸後,我真正感到表哥是一位懂禮節,並且性格非常開朗的男性,同時,他的嘴也很會說,我常常依偎在他的身旁,讓他講一些有趣的故事。有一天,在聽他說時,我故意裝做害怕,將身子靠近了他的胸前,雙手緊緊抱住表哥的腰,我倆並排坐著,我看得出表哥張華對我十分動情,但還不敢對我放肆,我也深深地理解他。
自從我愛上表哥以後,我這顆心,整天都受著一種折磨。只要我一接近他,我的全身就有一股說不出的感覺,春心蕩漾,心神恍惚,我多想同表哥張華偷偷地嘗試一下性交的快樂呀,可是少女的羞怯,總是讓人羞羞答答。
終於在我十八歲生日的那一天,表哥同我都盡情地喝了點酒後,我們又摟在一起談一些有趣的事,此刻我假借酒意,裝作無意的樣子,漫不經心地將手放在了張華的大腿根部,慢慢接近了他那鼓起來的地方,輕微地按摸了一下,這時,表哥再也控制不住他的情感,一下子用力將我摟抱進了他的懷裡,用那顫抖著的嘴唇,不停地親吻我的嘴,我真受不了表哥如此熱辣辣的狂吻,伸手一把握住了張華那雄壯的陰莖,表哥的陰莖真硬呀。當然,那天表哥也揉摸了我豐滿的乳房,但沒有摸弄我那有點發騷的。
這天,吃過晚飯後,表哥向我提出︰「徐萍,吃過晚餐我們一同到植物園去玩,好嗎?」
「好啊!做完這些,我們就走!」我爽快的回答。因為我清楚地知道,那天表哥沒有同我進一步發展下去,盡情地摸弄一會我的陰部,是由於家中人太多,今天表哥一定會對我有所動作。我暗想,只要表哥想要,我一定會滿足他的一切要求。儘管如此,但我畢竟還是一個處女,總會羞答答的推拒的!但只要張華堅持,我想我會順從表哥的心願,使表哥離不開我。表哥摟著我纖細的小腰,慢慢散步在街頭,我們一邊走,一邊觀賞著都市夜晚華燈初上的美景,最後,我們互相摟抱著來到了植物園。
植物園內一片漆黑,樹木花草又多又大,就是白天在樹蔭下,陽光也照射不進來,何況是晚上的這個時候呢?
遠處,濃密的樹蔭下,依稀可以看到一對對熱戀中的情侶,在做一些不好見人的事兒。見此情景,表哥也一下將我摟進他的懷裡,輕輕地同我親了一個嘴。確好此時遠處有人走了過來,我急忙害羞地將表哥推開,張華這時也看到有人過來,馬上對我說:「徐萍,我們換個地方好嗎?」
我點了點頭,跟隨表哥不知不覺走到了樹林深處,【】我們揀了個濃密黑暗,不易為人發現的草地,背靠一棵大樹坐了下來,我溫柔地依偎在表哥胸前,靜靜地聽著表哥激烈地心跳聲。
夜幕降臨了,林外的湖水象天空一樣寧靜,偶而傳來幾聲青蛙的鳴叫聲,這是多麼寧靜的夜啊!在這如此寧靜的夜晚,有多少的年青夫婦,正在此時享受著美好的兩人世界的幸福生活啊!
我倆緊緊地摟抱著親吻了一會,表哥伸出一雙發熱的手,扶在我的肩上,體貼地對我說:「小萍,你身上冷嗎? 」我輕聲回道:「嗯!好像是有點冷!」其實我並不冷,只覺著全身有一種難以控制地衝動。
我緊緊地依偎在表哥的懷裡,而表哥張華側輕輕地用那有些顫抖的手,撫摸著我的頭髮,我含情默默地回過頭來,似乎從表哥的眼中看到了一股強烈的光芒,在不停地閃耀,我將頭輕輕地靠在了他那結實的胸膛上,再一次感覺到了表哥的心臟「咚!咚!咚! 」地跳得很快。
表哥使勁摟著我纖細的腰部,我感到有個棒狀的東西,在我的腰部,突突的跳動著,並且逐漸發硬。這時,表哥猛地摟住我,瘋狂地同我親嘴,一隻手悄悄地解開了我上衣的鈕扣,另一隻手緊接著伸了進去,將我那白色的乳罩,一把扯開,然後握住我那綿軟而富有彈性的乳房,輕輕地揉捏起來。
「表哥...不...嗯...不要嘛...」我一面羞答答地掙扎躲避著表哥的攻勢,一面本能地扭動身軀,不斷地同表哥作象徵性的抗拒,試圖推開他的手。但表哥還是迫不及待的將我一把抱住,狂熱地親吻著我的嘴唇,同時一手伸到了我的背後,順著我潔白細嫩的背部,慢慢的摸了下去,然後乘我不注意時,巧妙地解開了我的乳罩拉扣,帶子一鬆,我的乳罩立刻掉了下來,兩個富有彈性的乳房,頓時呈現在表哥眼前,我不由自主地全身一陣顫抖,嘴裡忍不住地發出了輕微地嬌喘,軟綿綿的嬌軀一下子被他按倒在地上,張華的雙手,也動得更加激烈了。
我又愛又怕,低吟道:「表哥...你...你壞死了...不要...」我一面用手無力地推阻著表哥,一面想要去重新戴好乳罩,可是表哥那裡能容我反抗,立即扯下了我的乳罩,然後雙手握住我那兩個白膩豐滿的乳房,頭一低,便張嘴含住了我的一個乳頭,並在乳頭四周輕輕地吸吮,細細地舔弄。
「啊...表哥...哼...你別舔...」我不由地全身顫抖著,一股強烈地性刺激,從我乳房中央直達大腦,「表哥...把嘴張開...我受不了啦...表哥...不行...我...」我羞答答地對表哥說。「徐萍,你怎麼了?彆扭!讓哥哥我好好地親一會!」表哥就勢把我壓在草地上,將我緊緊地抱住,一張火燙火燙的臉,偎靠住我的粉臉,手在我的身上來回不停的搓摸著,漸漸地,表哥的手又往下摸去,輕快地解開了我的裙腰帶,然後迅速地抄起我的裙子,在我那粉紅色的三角褲邊緣,摸索進入。
我只覺我非常害羞,畢竟我還是一個處女,從來沒有被男性觸摸過陰部。當表哥將手插進我那長滿黑色陰毛的處女地,觸摸到我豐腴的陰唇時,我連忙夾緊雙腿,呼吸急促地說:「表哥...不行...你別把手弄進去...」
可是這時我已全身軟綿無力,再也無力反抗,不禁輕聲說道:「表哥呀,你要干什麼?我...哎呀...唷...我怕...」「徐萍! 別怕!讓我摸摸嘛!」表哥邊說邊將手指在我長滿陰毛的陰部來回地輕撫揉按,不時捻弄一下我的陰蒂,使我整個陰戶就像一盤剛出籠的包子,熱乎乎的,陰道內騷水直流。
我的心亂極了,剛想阻止張華在我小騷上胡亂揉摸的手時,他又狂熱地同我親了會嘴,便又一下子叨住我的乳頭,拚命地用嘴唇吸揉著。我躺臥在表哥的臂彎裡,無限柔情的說︰「表哥...嗯...人家怕...別...別弄破我...處女膜...」我的一隻手緊緊的摟住了表哥的脖子,另一隻手也伸到他的西褲裡,偷偷地觸摸到表哥那粗壯地陰莖,正堅硬的挺豎著,我連忙伸手握著表哥那「咚!咚!」直跳的陰莖,火燙火燙的,就在這觸摸之際,我心中突然產生一股熊熊的慾火,只覺得自己目光迷濛,神魂蕩漾,粉頰發燙,嬌軀不停地顫抖著,口中不斷發出淫蕩的呻吟。
「喔...真舒服...嗯...哼...哼...啊...哎呀...我的小癢...我受不了...哎呀...」一股幸福的衝動,使我下意識地呻吟起來,陰部也產生了強烈的顫動。我用力地夾緊雙腿,但現在要阻止表哥手指的入侵,已是無補於事了,騷水失控地從我處女的陰道中滲出...
表哥輕微地在我充滿淫液的陰道內,緩緩抽送著手指,不停地搗呀、弄呀、掏呀!直弄得我整個身體顫抖不已,纖細的嬌軀挺直著,湊合著手指的攻勢,欲仙欲死地輕擺著肥嫩的屁股,迷失在性愛的極度快感中。
在不知不覺中,我竟然沉迷在極度的性快感裡,慢慢地睡著了。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當我醒來時,只覺得我的陰道有些發漲,似乎有什麼東西插著裡面,睜眼一看,表哥正衝著我傻笑,而他的手指,還插在我那濕潤的陰道裡,頓時,我的臉發熱發騷,極不好意思的將他的手,從我濕潤的陰道裡拔了出來,我只覺得我的陰部濕乎乎的,陰唇兩邊的陰毛上,沾滿了從陰道裡流出的淫液,隨著他的手指流出的淫水,弄濕了一大片裙子。我驚訝地說:「表哥,你看哪,弄得人家流了這麼多什麼呀。」
張華笑了笑說:「沒事的,徐萍